目录

一场异世界冒险的梦——我与《泰拉瑞亚》的故事

相遇 v1.2

我和《泰拉瑞亚》相遇的时间,是我在哈尔滨实习的时候。

那时和几个同学住在一个虽然有面积90平方米,但是里面几乎什么都没有的宿舍。每天实训结束之后回到宿舍里,没网,没信号,没空调的环境可以说是想当的无聊,那时移动互联网还不够发达,没有4G,流量也少。但是幸好我们都是搞计算机的,每个人都有一台笔记本。于是局域网联机游戏成为了我们首选的娱乐行为。 但是CS啊,红警啊,魔兽什么的,都玩腻了,然后因为我开了MC服务器,带起了一小波沙盒热潮。结果在MC的热度不行了的时候,我发现了《泰拉瑞亚》,我看这是一款重战斗的沙盒之后,兴奋不已,毕竟在MC里打怪实在是没有快感,于是抱着试试游戏怎么样的态度,我自己打开了单机版。

一上来先是熟悉了一下操作和游戏的流程,因为以前有玩MC的基础,所以清晰的理解了要想致富先撸树的套路,还是比较轻松的开了局的。然后就开始探索世界,挖矿石,开宝箱,打怪物,掉装备。这几件事让我非常的快乐,毕竟谁不喜欢打怪刷装备呢?然后查了一些教程,学会了如何造房子,以及接下来大概应该打什么怪物。于是我就拎着炸弹去打「克苏鲁之脑」去了。

结果到了血池,我也不记得什么情况,反正炸了几个心脏,爆了几个装备,然后我就被一群小眼睛搞死了。不过收获颇多,一把手枪,还有一把长枪。之后虽然不知道挑战了多少次,但我至今依旧清晰的记得,我最后是用那把长枪戳爆了「克苏鲁之脑」的本体,然后掉落了一堆新的矿石。在那一瞬间,我就爱上了这款游戏。

于是我便忍不住和室友安利了起来,我试着自己开了一个局域网服务器,然后室友们通过IP连接纷纷加入了我的服务器,我记得我们一起干翻了「世界吞噬者」之后的兴奋,第一次被野生的「克苏鲁之眼」袭击时的惊慌,第一次用上「陨石套装」的快乐,以及第一次见到「肉山」的紧张。在这个小小的世界里,我和我的室友们化身成一位位冒险者,在这里探索,冒险,生存,生活。

这是一段只属于学生时代的快乐,虽然这段快乐时间只持续到我们干翻「肉山」而已……

相恋 v1.3

工作之后,一直在和朋友打英雄联盟。

我很菜,我也知道我很菜,但是当我定级赛定到「黄铜1」的时候,我还是非常的难受,然后狂刷一个通宵,就为了上到「白银5」。我本想逆天而行,然而我败了。之后感累不爱,至今也没能再玩过英雄联盟了。

于是这一停不要紧,要紧的是节假日完全不知道玩啥了。结果不知怎么的,又跑去玩MC,然后玩着玩着我就又跑来Terraria了(这MC怕不是Terraria的引流器)。

因为2015年的时候我已经入坑Steam了,于是这次Terraria更新了1.3,并且还有官方中文,这对于我来说还是非常的有吸引力的,同时还支持了Steam直连,联机变得更方便了(虽然直连贼卡)。于是我就又搞了台服务器,开始了Terraria的旅程。

之前在实习时玩的进度比较靠前,所以其实解锁的东西也不多。但是这次和几个硬核玩家一起开荒,冲进度的速度真的是快了不少,很快就打到肉后了。然后我才意识到,原来我们在肉前那些让我沉迷的要素,仅仅是冰山一角,肉山后的内容对比肉山前简直翻了好几倍,新的矿石,新的怪物,新的地形,新的装备,新的事件,这些东西让我们肾上腺素激增,狂刷一个月。我们在里面盖了大楼,搭了各种防御工事,挖隔离带,建钓鱼场,就这样狂刷一个月。之后打了几乎所有的Boss和入侵事件,也算是1.3版本大毕业。然后陆续的大家就跑去玩别的了。但是这一个月的欢乐时光,真的是难得的愉快回忆了。

相知 v1.4

不玩游戏很久了。

工作越来越忙,能玩游戏的时间越来越少,我觉得玩游戏就得用大块的时间去玩,不然没有办法投入到游戏里面,玩什么都不快乐。

我一直在寻找在我忙碌的工作之余,可以偶尔进去消遣一下的游戏。那种不会因为几天没有打开,就世界大变的,不会因为和同伴的时间错开导致无事可做的,而且又不能过于没有目标和结果等等,思来想去也没有什么合适的游戏。结果突然间,Terraria更新了1.4版本,添加了一大堆要素,并且称这是最后一次更新了,于是我就再一次目光注意到了Terraria。 我所寻找的游戏的特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