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: 杂谈

1 篇文章

家乡,硬座火车,和那些社会底层的人民
因为过年回家,我坐上了这列行驶时长25个小时的绿皮硬座火车。 我的家乡很偏僻,在黑龙江的北部,又是一个小地方,所以从北京通往我的家乡的火车只有这一班。于是票就非常的难买,卧铺票可遇不可求,最后我也只能是买到一张硬座的票。 手里拿着票,穿过了密密麻麻的人群,我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。行李架已经放满了,我就只能把自己的背包放在座位下面。 车上挤满了人,人群从车厢一边的门延伸到另一边,每次列车员来卖货都要从…